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置于阅读总问题中的马克思哲学 > 正文

置于阅读总问题中的马克思哲学

2019-11-07 11:23:43 浏览次数:1047
核心提示:阅读马克思的真正理论哲学乃是阅读未成文的《〈资本论〉的逻辑》。迄今为止,人们沉溺于比较不同学科的“马克思到底是谁?”

作者:章文熙,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

摘要:为了克服狭义解释的困难,我们今天应该如何解读马克思哲学和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仍然是首要问题。总的来说,在阅读的整体问题上,阅读不是“我们”的阅读,而只是利用文本本身提供的语言因素进行阅读。如果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剖析是马克思的一个重要主题,那么我们就不能用社会科学研究的自然和科学尺度来衡量这个主题。阅读马克思真正的理论哲学就是阅读《资本论》的不成文逻辑。它不同于黑格尔哲学,黑格尔哲学令人费解,并声称是完整的。这种解读揭示了一个基本悖论:马克思主义哲学今天的实际功能并不在于马克思主义及其各种影响形式。尽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这一现实仍然被哲学史理解为其独特的历史效用,但它总是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现在是现实的话语来揭示这种可能的存在。

题目说明:本文得到中国人民大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关于治理新理念、新理念和新战略的专项:政治哲学视角下的治理”(项目编号:16zzd025)和2019年“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学科)和引导特色发展专项基金”的资助。

21世纪初,我们津津有味地谈论了一件事:马克思被英国广播公司听众调查选为最伟大的哲学家。应该是这样。然而,问题是在实际调查中总会有缺点。例如,当问问题时,我们应该准确地考虑它们。如果你问,“你认识从事哲学的马克思吗?”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问题。什么是“知道”?我记得马克思的名字在哪本书里,记得吗,是“知道”吗?记住这个名字,甚至可以背诵完整的作品,“够了”还不够“够了”和“知道了”?在教条主义和孤立主义下,这个问题也存在于个人和我们的国家。例如,在我早年,我遇到过几本提到马克思名字的书,这些书很少谈到马克思的思想,而且都明确地遵循了斯大林和其他人在20世纪30年代对马克思主义的编纂立场。这个问题出现了。当时马克思理论的真正意义正在消失,绝大多数公众根本不会“知道”这个问题。今天的情况怎么样?即使在今天,问题当然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能否选择正确的书来阅读,而是当马克思主义正常主义者专注于“学习”(在现代意义上,“学习”在大学里是独一无二的东西)时,他们实际上忽略了政治和社会的变化,这个问题就出现了。因此,另一方面,当正常主义者顽固地习惯性地扩张某种“学术”并带来荒凉时,我们甚至不知道马克思是被置于经济学家还是哲学家的统治之下。尤其是,人们开始怀疑马克思是否是“我们时代的伟大哲学家”。一旦出现疑问,我们都变得更加急切地想解决这个问题。

首先,马克思的“影响力”是什么

在什么意义上我们可以继续称马克思的理论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或“马克思主义哲学”。标准化人员并没有真正提出这个问题,可能对此知之甚少。迄今为止,人们一直热衷于比较“谁是马克思?”阅读的一般问题。这是由于现代西方国家知识和知识体系的分化,这就不可避免地要求哲学、经济学、社会科学等学科对这一问题进行深化。然而,由于他们不同的阅读标准,他们对于自己是哲学家还是非哲学家有着严重的分歧。也就是说,这仍然是一个问题。下面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个问题:霍布斯鲍姆认为自己是一个“顽固的共产主义者”,一个懂得真正马克思主义的人,但是当他试图理解“谁是马克思”时然而,他表现出犹豫和困惑。霍布斯鲍姆同意我们的观点,“我们今天如何看待马克思”的问题仍然是最初的问题。而且还在于:这个问题必须按照“马克思思想的普遍性和全面性”的原意来进行。然而,霍布斯鲍姆认为,如果我们要贯彻“马克思思想的普遍全面性”问题的原意,就必须放弃所有“跨学科”的研究,包括“根据人的总体性来思考人”的方法。因为这种方法已经过时了。霍布斯鲍姆(Hobsbawm)似乎认为,只要“所有学科的整合”研究进入上述问题,那么我们就会从以前的基础上非法跳跃,不管是真实的还是可信的。换句话说,目标是“谁是马克思?”这个问题只有在“把世界理解为一个政治、经济、科学和哲学的整体”时才有意义,否则这个问题就没有依据了。但问题是,这个基础真的牢固吗?霍布斯鲍姆(Hobsbawm)的分析遇到了严重的困难,这最终导致他把世界作为一个科学整体来诠释“马克思思想的普遍全面性”。霍布斯鲍姆正是在这里指出了问题的复杂性和深度。

这表明有条件详细研究这个问题,因为问题是,谁有资格评判像马克思这样的伟大思想家的思想?它是伟大的思想家、受过教育的人还是工人阶级?霍布斯鲍姆保守了这个秘密。因为一种解释完全被另一种解释所消解。他说:马克思在1883年去世时,他的著作已经影响了德国的知识分子,特别是俄罗斯的知识分子,但是马克思在他流亡英国的大部分时间里,并没有在英国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生活中确立重要的地位。(2)公平地说,这种陈述简洁明了,但仍需解释。但更重要的是,在我们的问题中,可以说英国是一片烟雾弥漫的土地,霍布斯鲍姆越是说没有火(《资本论》的“影响”),问题就越大。正如恩格斯在《资本论》英文版序言中提供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证据。现在,这里有一个地方可以简单地回到以下问题:马克思和《资本论》的逻辑有什么影响?为了获得更准确的陈述,我们必须在霍布斯鲍姆的解释和我们,普通大众,理解之间做出另一个区别。原则上,情况是这样的:“马克思理论的历史影响意味着什么?”与霍布斯鲍姆的书不同,从一开始,它就意味着某种东西,像现在存在一样,或者我们不接受一种相互排斥的东西,就好像死去的马克思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当代部分”。(3)我们必须指出,马克思的“影响力”是在充满敌意的世界中唯一能引起敌意的有尊严的影响力。它还受到对资本逻辑及其形而上学体系的批判的驱动,这与资本主义完全相反,并导致对立。显然,霍布斯鲍姆的解释与“否定”无关,他看到了世界上不同的力量。我们在哪里可以谈论马克思的“影响力”?如果我们能从霍布斯鲍姆的思想中找到任何来自这个角度的灵感,那么我们所看到的似乎并不重要。

霍布斯鲍姆这样说:“马克思不能声称社会主义作为保证生产力最快发展的一种方式优于资本主义。这个想法属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资本主义危机面临苏联“五年计划”的时代。“(4)这意味着我们不能正确地批评两种解释(马克思主义和苏联马克思主义)中的哪一种在任何方面都比另一种好。或者说,霍布斯鲍姆把马克思比作科学家。作为一名科学家,尽可能诚实地向公众说出真相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因此,除了达尔文和爱因斯坦,没有比马克思更多的思想家了。由于“苏联官方马克思主义的终结解放了马克思”,20世纪90年代出现的“全球化资本主义世界”在某些关键方面与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预见的世界非常相似。(5)虽然这种解释是为了防止现代人对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非常熟悉和非常普遍的误解,但这种理解立即转化为外在意义的描述。用霍布斯鲍姆自己的术语来说,虽然苏联政治玷污了马克思的哲学,但马克思的哲学就像画天体的轨道一样,与苏联的政治实践无关。

在这些地方,我们普遍感到怀疑。从语义上讲,马克思主义哲学或共产主义理论从来就不是一门适应物理主义的科学。我们已经指出,问题不在于描述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其他“学说”一起出现的科学性质和范围,而在于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哲学的角度,在可能的限度内谈论马克思主义哲学实施的共产主义计划。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实性不能用“理论哲学”范畴(如数学哲学、物理哲学、认识论、形而上学)的影响来衡量。因此,我们可以澄清关于这一解释的另一个错误观点。根据这一观点,在阐明马克思提倡什么和不能提倡什么之后,我们必须明确地确定《共产党宣言》的作者和《物种起源与狭义相对论》的自然历史学家之间内在的不可动摇的联系。所谓的三大思想家各有自己的领域(物种世界、天体世界和人类历史世界)。比较这些领域可以看出它们的差异,但我们不能用价值判断来重新解释这些差异,也不能强调哪一个思想家的理论更符合个人的好恶。这就是所谓历史唯物主义的自然主义观点。它遮蔽了真正的历史唯物主义,而这种批判的关键是附加一种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主题并不真正相关的自然研究,而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质上是一种实践哲学。不管它有多神秘,它的根本错误是相信历史的基础就像自然辩证法。霍布斯鲍姆也没有脱离这种情况。他称赞恩格斯把马克思评价为“科学家”。⑥恩格斯毕竟被霍布斯鲍姆视为解释马克思“影响力”的标准见证人。他认为人类历史是自然历史的延续,就像揭露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危机,披上社会科学庄严的自然科学研究的外衣一样。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物质本质——霍布斯鲍姆错误地认为可能在日出时出现的那种本质——使历史思想陶醉,同时也使历史思想沉睡。马克思指出,历史的起点不是与人类无关的冰冷的外部现实(抽象的“物质”),而是情感上可以呈现给我们的对象。但是,如果开始后的情况——资本主义的历史阶段——不是发展,而是肤浅的为了普及经济思想,就不可能保证开始的情况。相反,它是从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基础上转移历史的起点,也很难被看作是帮助自然辩证法补充马克思主义哲学在理论哲学上的不足的伟大壮举。

二,马克思哲学的实践本质

在思想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马克思是否是哲学家”听起来像是一个不需要努力就能重开辩论的问题。因为没有人能真正否认马克思对哲学的贡献。然而,在前人认为这个问题有答案的地方,我们认为正是这个问题。这是因为当人们回答这个问题时,无非是某个知识体系是否具有哲学性。事实上,他们只能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问题入手,把理解这个问题的钥匙交给不知道如何使用它的人(如伯恩斯坦和马尔库塞)。因此,“马克思是否是哲学家”的问题和“什么是马克思哲学”的问题相辅相成,相互证明是正确的。此外,理解马克思哲学的哲学本质的重要任务只是建立在获取知识的斗争上。

首先,我们遇到的是一种过时的观点。所谓马克思主义哲学难道不是正确的世界观吗?恩格斯明确指出“人们迟早会把它作为教科书来学习”⑦之后,似乎更多的是出于哲学教学的原因,而不是为了维护真理。它给了我们一个“理论哲学”的直接和缺失的方面。它只是列出了真理的理论实践。传说中总是说“马克思主义是因为反复背诵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典而流传下来的”。今天,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后期发展中,我们这个时代不能否认其独特的无根性和反复无常性。在这里,马克思主义哲学似乎只是一种更“类型化”的哲学,它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或实践唯物主义等“某种哲学”或历史唯物主义作为辩证唯物主义的“绰号”来相互解释。马克思主义哲学似乎只建立在纯学术职业所规定的要求之上。此外,我们不知道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正如马克思主义哲学不能从完全用文字写成的作品中产生一样,学者和思想之间也有鸿沟。因此,学者们成功地继承了黑格尔的规范哲学史观——历史就是哲学史。唯一不同的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一个合法的权威已经取代了篡夺的统治。我们把马克思哲学的核心部分翻译成了哲学史的语言,我们用了大量的笔墨来描述马克思在哲学史上的伟大革命。在结构性表述中,我们所思考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意味着与哲学史上的代表人物进行对话。由于马克思在哲学史上的地位远非权威想象的地位,我们可以立即指出他的“实践哲学”的一些缺点。例如,转向理论哲学的结果是什么?学术界反思恩格斯关于马克思哲学的自然辩证法的绝对规律并不容易。马克思说,“最不可取的事情是仅仅根据威望和真诚的信仰来判断哪种哲学是真实的。”⑨回顾马克思的成长,当马克思还在第一次尝试把写哲学史作为“书法家”的价值降到学术学校时,他已经放弃了继续写博士论文的计划。可以说,马克思没有“哲学”问题。

当然,从马克思自己的著作中可以推断出,他将接受“哲学家”的称号。马克思的一些非常重要的著作,如《黑格尔法哲学批判》、《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费尔巴哈提纲》和《哲学贫困》,就是明证。这样,我们可以在马克思的任何著作中找到人们阅读哲学的理由。因为我们大多数人可能认为马克思的哲学理论影响了这些作品。然而,我们必须承认的一个错误是,我们没有问如何阅读马克思关于“经济内容或历史内容”的著作,也没有问如何阅读其纯粹的内部“逻辑”。参加这个并不像读寓言告诉我们马克思的哲学必须穿着文科、历史、政治、经济和法律的美术,而不是寻求无限领域的边界。事实上,马克思也从根本上看到了实践哲学发展理论哲学的条件,即边界。至于“边界”从哪里开始,这种思考对应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真理的虚幻愿景与特殊世界观和人的现实生活愿景之间的差异。阅读马克思著作的读者觉得他们似乎已经表达了马克思“狭窄空间”中最“无限的领域”,这是马克思哲学的领域。或者让我们觉得我们都在“追求这种哲学”。读者把马克思在这里的话描述为“追求这种哲学”的人,这含蓄地意味着引导我们进入古希腊哲学家提到的不确定的哲学,我们将在后面讨论。现在的问题是:一个严格的读者怎么知道自己分析的这些读数是正确的?此外,如果“马克思的哲学完全包含在马克思当时写的“没有时间”的“资本逻辑”中,那么什么读者有权自称是它的好读者呢?读者会觉得这是一个谜一样的问题。对于自信的读者来说,它只是反映了他们所关心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原始形象。阿尔都塞采用症状阅读标准来理解自己。他明确地将马克思哲学与《资本论》的“不成文”逻辑和马克思理论哲学的建构联系起来,也就是说,《资本论》的逻辑本质上可以看作是马克思理论哲学的一种表达。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起源必须有“逻辑”。

不可否认,马克思能否建立他的“理论哲学”基础是一个复杂甚至矛盾的问题,这意味着在不同的时空场合有不同的东西。然而,这一时期许多严肃的马克思主义者似乎确实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利用“不成熟文学理论”的秘密运作来进一步推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进步。此外,我希望它还能成立一个组织,或者它能在一些组织中与资本和大学的力量竞争。对于这些自信的读者来说,“哲学的党性原则是对鲜明而不妥协的科学的最高认识”,而那些符合这种最高认识的作品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深受马克思哲学的影响。如果马克思的战友和接班人能够经受住任何诱惑和攻击,那么马克思主义哲学自然有一种“实践状态”,而不是缺乏实践状态。(11)因此,对于意识到自己和语言之间矛盾的读者来说,他们在《资本论》之前遇到的“哲学”都以负面形象出现。但这也意味着回到马克思的某个方面。例如,哲学记录中哲学家的形象总是通过自满的“好奇的本性”或“吹牛的谈话”来揭示:当哲学家谈话时,读者不知道哲学家是在谈论现实生活还是他们对现实生活的推测。一方面,他们“认识到现存的事物”,另一方面,他们“不理解现存的事物”。(12)他们“发现了最高尚的智慧,掌握了它的深刻性”,但实际上他们在做虚假的陈述。当时盛行于哲学领域的德语是“神秘而不可理解的”。因此,“哲学领域不再说德语”。(13)马克思本人称黑格尔为这样一个人,“我会向你展示一切,因为我实际上什么也没说”。(14)在这里,读者也想把德国哲学家的共同印象归入这样的人类,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吵闹”,但认为他们在思想上是独立和勇敢的。从那以后,哲学带来的坏名声一再吓坏了读者。他们声称他们将拒绝把“马克思”和“哲学”结合起来,但他们不能退缩。

这些矛盾只是表面上无法解决吗?还是它们代表了学者们在分离科学和意识形态的同时,以他们自己的偏见而不是科学的本质作为标准的象征?了解这一点的最好方法是回到源头,看看它基于什么原则,也就是说,回到阅读的基本荒谬。如果“我们可以坚持认为马克思之后的哲学不再是以前的哲学”(15),那么我们可能仍然有一些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似乎不是无害的,但越来越难以消除或无根。因为一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某些性质(如科学)与时间状语“之前”或“之后”联系在一起,形而上学的时间问题就会被涉及。关键是要认识到这样做很难,至少要拒绝把读者和作者区分开来的阅读,认为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错误。今天,人们似乎已经成功地将哲学的负面形象视为与传统哲学的认识论本质相关联。诚然,传统认识论形而上学根本无法解决思维与存在统一的问题和困难。在这里,这足以强调海德格尔在哲学上的长期失态。(16)这样,人们把马克思的哲学解读为哲学史。一侧或单侧颠倒成另一侧。同一边的另一边充满了失态。

这里,我们再提马克思哲学的科学性的真义。在其中恩格斯谈到了《资本论》的伟大与尊严。他说:“现在的问题不再是这个或那个原理是否正确,而是它对资本有利还是有害,方便还是不方便,违背警章还是不违背警章。”这个说法明确暗示了学

幸运农场下载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nuvashop.com 海港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